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服务 > 正文

字节跳动、快手取消“大小周”,会有更多企业跟进吗

  近日,快手、字节跳动、美团优选三家互联网公司及部门取消“大小周”的消息,引发热议。

  大小周指的是一周上五天班,下一周上六天班,如此循环。字节跳动是互联网公司中执行大小周工作制的“先驱”。今年1月份开始,快手也效仿字节跳动,开始推行全员大小周。而在年初快速增长的社区团购行业,不少企业都选择在开疆扩土之际,采用大小周甚至一周工作六天的制度。

  这一情况在近期发生了变化。6月24日,快手公司率先宣布,将从7月1日起取消大小周,员工按需加班,公司按照相关规定向员工支付加班工资。

  7月9日,字节跳动发布全员邮件,宣布将从8月1日起取消大小周,8月开始有需求的团队和个人,可通过系统提交加班申请。

  7月14日,美团社区团购业务美团优选也被曝出取消大小周,从本周起执行。截至发稿,美团方面尚未对此公开置评。值得关注的是,据劳动报报道,美团在近期于上海成立了工会,并举行了工会第一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

  复旦大学东方管理研究院院长苏勇教授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评价道:“我觉得这(指取消大小周)是一个好事情,我估计以后还会有别的公司跟进。”

  苏勇解释称,背后的原因在于互联网公司感受到政府对于互联网的监管加强,对劳动用工的要求越来越规范。“这些公司可能是迫于整个社会的压力,也迫于内部员工的要求,所以取消了这种大小周的制度。”

  “卷”出来的996和大小周

  为什么996、大小周会广泛地运用于互联网行业,苏勇介绍,“互联网公司一方面面临比较激烈的竞争压力,另一方面也是迫于互联网公司的一种‘潮流’:如果人家公司都这样做,我们公司按时下班,就显得公司进取心不够。然后也纷纷开始采取‘看齐’的策略。”

  这在快手做出开始大小周决策上得到体现。2017年,快手主站的平均日活跃用户就突破了1亿,那时抖音才刚上线不久。随后抖音增长加速,逐渐超过快手。

  2019年6月,快手创始人宿华、程一笑给快手全体员工发布内部信称对公司现状不满,称“松散的组织、佛系的态度,‘慢公司’正在成为我们的标签。这让我们寝食难安”。为此,快手宣布将进行组织变革,优化结构,把追求极致、唯快不破的理念贯穿到工作之中。

  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长期执行全员大小周,今年1月,快手也开始试运行大小周,将大小周称为“聚焦日”。

  除了公司在竞争局势下倒向大小周,苏勇还认为,大小周之所以顺畅推行,还在于“互联网公司相对待遇比较好,公司名气大,对年轻人吸引力大。(公司与员工)处于不是很对等的状态:‘你要不要来,要来我们就996,就大小周,不愿意来,有的是人要来’。”

  不少互联网公司喜欢宣传自己员工的平均年龄长期保持在小于30岁。至于30岁以上的人去哪儿了,没有解释。

  在高强度的工作下,年轻的身体,也出现了吃不消的情况。2021年1月,拼多多买菜业务一名员工凌晨下班后猝死的事件引发广泛关注。该员工出生于1998年。

  在3月份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李国华表示,延长法定工作时间的制度现象应当引起重视和关注,建议对996工作制进行监管。

  我国《劳动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第四十一条规定,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

  “996打了一个擦边球,就是这个‘6’符合了劳动法中连续工作6天至少休息一天,但它忽略了一点就是加班的时长。劳动法规定每个月加班不超过36个小时,算算996,一定大于36个小时。”上海师范大学政法学院人力资源管理系教师李秋香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无论怎样解释,在法律上它(指996)都是违法的。”

  3月10日,《工人日报》刊文《遏制“超时加班”,保护劳动者身心健康》。该报道提到,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总工会研究室主任吕国泉呼吁,“超时加班与体面劳动、舒心工作、全面发展不相符,与国家提倡的提升人民生活品质也脱节。希望‘两高’像重视治理欠薪一样,重视解决超时加班问题。”

  大小周被取消,企业在想些什么?

  在试行半年后,快手决定取消大小周。

  压力随即传导至字节跳动一侧。在字节跳动内部,进行了关于“取消大小周”的调研。有三分之一的人支持取消大小周,三分之一不支持。一个月后,字节跳动宣布取消大小周。

  支持取消大小周的员工,持有的想法是能够将更多的时间回归自己的生活、陪伴家人。

  “还是要回归一下生活。”一位在互联网公司工作的女生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其所在的公司不久前通知了取消大小周的消息,“有周末,就有时间照顾家庭,陪伴家人,才能制造机会去恋爱。现在都多少人单身了,都没时间谈恋爱,认识异性的机会都少。”

  虽然取消大小周,并未完全动摇背后的加班文化,但却是改变的开始。

  “现在管理学当中越来越提倡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如果过分拉长工作时间,那么生活的质量一定会降低,很难做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长此以往,无论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对员工来说都是不好的。”苏勇称,“所以我觉得互联网大厂应该在这些方面率先做出表率,鼓励员工提高单位时间内的工作效率,而不是在客观上去拉长员工的工作时间。”

  不过,也有的员工并不支持取消大小周,因为这意味着加班费的减少。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有网友发帖称:“大小周没了,每个月工资少了六千怎么办,还要交房贷。”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