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彩票交易 > 正文

4项关键产品供应链弱,拜登又扯上中国……

本文转载自?望智库

作者 柯静

  6月8日,美白宫发布题为《建立有韧性的供应链,重振美国制造业,促进广泛增长》的百日审查报告,由商务部、能源部、国防部、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牵头,分别撰写四项关键产品的供应链审查结果并提出加强供应链韧性的相关建议。

  在拜登刚结束的欧洲之行中,美欧宣布建立美欧高级别贸易和技术委员会(TTC),以促进两个盟友经济体之间的创新和投资,加强供应链韧性,特别是芯片制造领域。

  6月17日,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的两党议员小组提出为半导体制造业的投资提供25%的税收优惠,为国内半导体制造提供有针对性的激励。

  那么,美国关键产品供应链弱在哪?

  为了“强筋健骨”,这届美国政府给自己开出了什么“药方”?

  这“药方”真的能治病吗?

  1

  美国关键产品供应链,弱在哪?

  在这份250多页的报告中,美国政府道出导致半导体芯片、电动车高容量电池、稀土及药物这4项关键产品供应链脆弱性的共同原因,主要有以下5点:

  首先,美国制造业能力的严重不足。

  在过去几十年中,美国制造业的全球份额持续下降。尤其是21世纪的最初10年,制造业损失了1/3的工作岗位。美国半导体协会预测,到2030年,美国在半导体生产能力中的份额将下降到10%,而亚洲份额将增长到83%。2019年,全球新建的6家半导体生产工厂中有4家在中国,无一家在美国。

  对此,该报告刻意强调中国带来的影响,认为中国依靠扭曲贸易的不公平做法,给美国带来巨大的成本压力,是制造业外流的主要因素。

  以药品行业为例,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曾在报告中称,中国和印度具有显著的劳动力成本优势,而美国制药商缺乏生产利润较低药物的动机,是导致如今87%的仿制原料药生产企业位于海外的重要原因。

  另外,美国制造业面临着严峻的劳动力挑战。例如,半导体芯片行业严重依赖高技能劳动力,仅新思科技(Synopsys)在美洲雇佣的5000多名员工中有80%都是工程师。高技能工人和熟练劳动力的短缺严重限制了美国本土的半导体制造能力。

  第二,他国产业政策的侵蚀效应。

  例如,2020年7月,韩国将其电动车补贴延长至2025年;12月,日本将其电动车购买奖励增加一倍,达到每辆车约7700美元;台湾地区目前对半导体公司的优惠政策包括50%的土地费用,45%的建筑和设施费用以及25%的半导体制造设备费用。

  这些做法削弱了美国产品的竞争力,侵蚀了美国产品的市场份额。尽管报告称不少国家/地区都会通过此类产业政策追求不公平的优势,但重点强调“中国刺激国内生产并在关键产品供应链中占据全球市场份额的做法不符合公认的公平贸易惯例”。

  例如,半导体行业,中国以政府股权“投资”的新型补贴策略,利用了世贸组织规则的灰色地带;又如电池供应链,中国通过实施可疑的环境政策、国有企业垄断以及提供巨额补贴等做法,将自己打造成该行业供应链的市场领导者。

  第三,供应链在地理上过于集中在少数国家,这一现状进一步放大了因大流行病、极端天气、地缘政治事件给供应链带来的影响。

  例如,芯片代工行业目前由台湾公司主导,仅台积电就占据了53%的市场份额。如果台湾芯片代工厂的逻辑芯片生产中断,可能导致依赖芯片供应的电子设备制造商损失近5000亿美元。

  又如,德克萨斯州是美国芯片制造和电子产品生产的中心之一,2021年初,该州因寒冷天气而断电,常规芯片供应链遭遇重大中断,加剧了疫情暴发以来该行业供应链的紧张局面。

  再如,国防部在对战略和关键材料评估后发现,53种短缺材料中有29种在国内仅存在唯一的供应商,18种材料在国内根本无供应商。

  第四,市场短期主义和错位激励的负面影响。

  报告指出,美国目前的市场结构过于专注于最大化短期资本回报,未能奖励企业对质量、可持续性或长期生产力的投资。2009年至2018年期间,标准普尔500指数中的公司将91%的净收入以股票回购或股息的方式分配给股东。此消彼长,意味着可用于研发、新设施建造或韧性生产流程的份额不断下降。

  这种短视的市场行为和错位激励的做法,导致了美国私营部门对供应链长期韧性的投资严重不足,加剧了关键产品供应链的脆弱性。

  第五,危机中国际协调的普遍困境。

  当前,国际社会尚缺乏足够有执行力的国际机制,能够在全球危机之中有效地协调国家之间的政策,帮助包括美国等在内的世界各国克服关键产品供应链中断的困境。

  例如,2020年因新冠肺炎疫情不得不采取诸如封锁城市、关闭边境等限制性措施从而使包括抗疫物资在内的国际贸易已经面临重大困难时,一些政府颁布的出口禁令乃至彼此之间截夺物资的做法屡屡发生,而世贸组织作为当前多边层面最重要的贸易机制对此也无能为力。

  从目前来看,国际协调的普遍困境很难找到机制性的解决方案,只能依靠各国政府提高自身供应链韧性以及在外交层面作出协调努力。

  2

  国内+盟友=修炼内功+对华发力

  从报告内容来看,拜登政府提高美国关键产品供应链的策略,主要体现在国内、盟友和对华3个层面。

  *国内层面

  一是加大对国内关键产品供应链的投资。

  通过推动《美国就业计划》《2021年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等重大立法以及《购买美国货》等行政令,促进对关键产品供应链的投资,包括研发、设计、制造、采购等各个环节,培育相关行业良好的生态系统,为提升供应链长期韧性奠定基础。

1234